搜索

"你在现实中看到共产主义了吗?"许恒忠讥消地问。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

发表于 2019-10-27 05:38 来源:赤小豆粟米须生鱼汤网

 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,你在现实中激活1G空间单说那第二日早晨,你在现实中学生们个个带了大个儿饭碗,有的竟怕碗小,端了盆子来,惹 得课堂纪律大乱,四下都是笑声。快到饭点时候,学校院子里骚腥弥漫,香气扑鼻。这帮喜 腥贪骚的兔崽子们,哪经得这般的引诱,论分算秒地巴着下课。终于,那张铁腿十分庄严地 敲响铃铛,学生们冲出教室,涌向伙房门外等候。赵校长走出办公室,一看场面太乱了,又 命体育老师整队,各班集合,按大小年级列次进行。队整好又是等候。学生堆里有人喊起那 口诀∶吃羊肉,喝羊汤,羊皮挂在南墙上,老鸹得梆梆梆!

老汉果真像是不行了。歪鸡回来这两天里,看到共产主老汉睡在炕上一动不动,看到共产主单等歪鸡侍候吃喝。歪鸡不知是劫还是抢,果然弄来了半袋白面,给老汉蒸下雪白的蒸馍。到了第三日,老汉嘴吃得刁了,竟张口要到县上吃羊肉泡馍。这事搁旁人不见得会兑现,而如今的歪鸡决心做一个大孝子。歪鸡借来架子车,将老汉用棉被盖上,翻山越岭四十里山路,一直拉到县城,搀到馆子里头,叫厨师美美地做了一老碗羊肉泡。老汉虽老,牙口却好。半个钟头,老汉吭哧吭哧地硬是将一老碗羊肉泡独吞了,一片葱花不留。老汉吃饭的工夫,歪鸡出去了一趟,回来扛了一袋东西在脚旁放下。老汉瞥着,以为又是面粉,心下自喜。老汉害怕下了,义了吗许恒慌忙起身,义了吗许恒挪着向大队部走去。一进大队部院就瞅着针针搂着自家肩膀 ,满面春风,柔声娇气地与吕连长一班人说话,什么抄写、什么汇报,都是官样词语。好家 伙,红萝卜调辣子吃出没看出,短短几月的时光,季工作组真把一个地主老财的童养媳培养 成一个革命人!

  

老汉喝道:忠讥消地问"把他的,忠讥消地问耩子下去尺八深的干土,看美日的老天爷能旱成啥眉眼!"黑女道:"老伯,糊汤熬好了,你吃呀!"老汉道:"多亏了你,不是你的话,我乃贼娃这几日连饭都吃不到嘴里去!瞎家伙,不好好在屋守着,出了门和人打捶,你看,是寻得招祸哩不是!"黑女道:"这事不怪咱歪鸡,我亲眼看见的。老伯你再甭说了!"老汉慌忙丢了皮绳,你在现实中垂了两手,你在现实中贼眼瞪圆,呆呆地立在一旁,看着槐堂对黑女做人工呼吸。黑女缓缓地换上了气,睁开眼便哇地吐了一大口,直喷到槐堂的衣裤上。吐罢,躺在地上静候着,死不动势了。这时,院里来了一批闲人。这批人像鬼赶集似地,各色人等都有。其中有一个人,正好是黑女姨家的喜贵。喜贵看黑女被打成这般模样,有些不大情愿,佝着头和槐堂的老爸顶撞开了。老汉看歪鸡如此心悦诚服,看到共产主不觉笑了起来。歪鸡这时突然从老汉皱起鼻头的笑容里,看到共产主看见了黑女那熟悉的影子,看到了父女俩的相像之处。此时,他心底里突然产生出一股无名的冲动,像是被什么东西唤醒,猛地站立起来,大声对老汉道:"我晓得了。"说着下炕,大踏步出了窑门。老汉意犹未尽从后面喊他:"咋去?"歪鸡没回答他,自顾出了大院。

  

老汉雷打不动地絮叨,义了吗许恒一直坚持了五年的光景,义了吗许恒到了一九七二年的春上,算时间也该到那歪鸡出狱的日子了。这不,仇老汉又在向人大骂歪鸡。说歪鸡妈生下歪鸡的当日,就出现了恶兆,院里头的椿树上落了一只老鸹,叫的声音令人发毛,咋撵不走,果不然,事隔多年之后应验了。事实证明他养下的是一个祸害,一个刀客,你说叫老汉该咋!老汉冷笑道:忠讥消地问"叫大大,忠讥消地问叫爷也不成!还说是只猫,哄我老汉呢!哼,我眼实合就闻出味气不对,心没想骚气咋那么大味?好家伙,原来是你贼又来了!又害我槐堂儿来了得是?不打,不打你打谁氏?你不看看,你把我槐堂儿害成啥了嘛!骚狐子又勾引人来了!"老汉骂着,皮条声啪啪啪地抽在黑女身上。黑女爬起来抱住了槐堂,撒魔连天地叫道:"槐堂,槐堂,你……"槐堂急了,一把推开黑女,喝道:"你还不紧赶跑,我能咋了你嘛!"

  

老汉没敢再央求,你在现实中蜷在炕上,你在现实中双眼木呆呆地望着炕墙,苦苦地忍受。忍了片刻,季工作 组瘸着进门,问针针道∶“饭还没好吗?”针针道∶“没好,你坐炕上等一会子。”季工作 组眼角到炕上,又问∶“老哥这咋?”针针撇嘴一笑,说∶“你老哥得下奇症了!”季工 作组道∶“啥奇症?为何不请洪武看看?”富堂老汉实合着眼说∶“不用不用。头晕的,一 会儿就好!”说了一会儿话,饭彻业(齐备)了,娃娃也回来了,一家人围住吃饭。富堂老汉 迟委,眼窝眨巴眨巴地胡吃几口,又睡下。季工作组吃完,下炕时对老汉说∶“行不行?不 行,我派洪武过来给你瞅一瞅?”老汉说∶“没事,睡一下就好了。”季工作组道∶“那好 ,你歇着,我对海堂说,你今下午不用犁地去了。”说完走了。一会儿娃娃也走了。富堂老 汉迷迷糊糊,只试着机会来了。睁眼一看,婆娘却不见了。这又闭眼,睡了一个时辰,还是 听不着响动。一想,妈日的,这贼婆娘革命去了!妈日的伺候那驴日的瘸子咋就恁勤快,你 说?想到这,只试着腿根子里抽搐一疼,似有火焰丛在灼烧,情形大为不对。

老汉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看到共产主背着手出了窑门,看到共产主冲着院当间的母女二人喊道:"还不紧赶做饭,让客人等到啥时辰!"老伴哭道:"做饭,你会做你做去,我不能将我女子的死活不管不顾!"老汉道:"能有啥大不了的,搀到炕上歇一会子不就得了!"老伴道:"只顾你说得撇脱,这半天了,娃都没换上气来,身上一个劲地抖抖呢!"老汉道:"没事没事,先搀回炕上,再过一时,看实实不行了,我请杨先生来!"老汉说着,与老伴一起搀了黑女上炕,转身又去饲养室,陪伴他的畜牲去了。义了吗许恒小奸妇遇人杰祸中得福

小赵的叫声使得院里的三四个家属凑过来看热闹。季书记吩咐小赵道:忠讥消地问"把人领上出去,忠讥消地问问吃过饭没,没吃过饭领到灶上,看的给拿上几个蒸馍。如果没住的地方,你到招待所找管理员小阎--阎梅芯说上一声,安排住上一夜,明早叫赶快回去。"小赵怒气未消,回头埋怨说:"季书记,你这人也真是,太仁至义尽了!"季书记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道:"算了算了,普通群众嘛,我们不能一般见识要求过高,快去吧!"说罢,转身撂着瘸腿进屋了。小赵气愤地站住,你在现实中看着远去的人影,你在现实中无可奈何地摇摇头。回转身进了季书记的家门,靠背椅上一坐,向正对着办公桌独自用晚餐的季书记叹声道:"熊娃和他妈走了,脾气大得很,说给拿馍,不要,死活要走,来还拉了一条驴……"季书记道:"得是?拉驴做什么?"小赵道:"给乃老婆坐。"季书记"啊"了一声,若有所思地抬起头,眼睛看着顶棚,嘴里一面咀嚼。小赵道:"出了门乃老婆便撒魔连天地哭开了,任怎催她,她不动势。后来他娃将她搀到骒马背上,这才坐上走了。"季书记听罢,埋下头,随口道:"走了?"小赵道:"这些农民子溜不懂,也不问问啥情况,跑县上便闹开了,这还得了?"季书记道:"也没说鼓住不走?"小赵道:"他敢不走!他不走,不走叫直属队的民兵来!"季书记沉思片刻,说小赵道:"你来吃上点。"小赵摆手道:"我早吃过了。杨秘书说,他看见过这母子俩,没答理,后来是赵县长领来的。"季书记道:"老家伙这一时,这一时听人说天黑了常在县委大院里胡串。人还在,心不死。"小赵道:"他想咋?他能把天翻了?我就不相信这一点!"季书记点点头,道:"这是毫无疑问的。"

小赵一手插裤兜里一手拨拉着喝道:看到共产主"快走,看到共产主快走!"母子二人下了圪台,磕磕绊绊出了家属大院。门外,针针也是再忍不下,一把拽了扁扁哭号起来。扁扁随着泪下如雨,不过他下决心再也不使自己哭出声来。为母的哭道:"好娃哩,妈亏欠了你!"扁扁到底是男儿的心肠,较之于为母的硬气。他脱开母亲的手,说:"妈你甭哭,咱连夜回啊。"说罢,走到路旁树阴底下,拉出牲口。小赵道:"好家伙,还拉了一条毛驴!"扁扁没朝理他,扶母亲上了马背。母子二人沿着夜色下白晃晃的马路,大踏步往前走去。小赵追了几步,问道:"你不要蒸馍了吗?"扁扁道:"留下喂猪去!"小赵又闲聊了几句。看季书记心思不在说话上,义了吗许恒哎哎呀呀地乱应着。小赵心想,义了吗许恒或许是他的夫人巧英又和他闹意见了。家属院里无人不晓,季书记老婆马巧英脾气怪得很,季书记怕她怕得出了名。小赵进门也没见她出来应酬一下,让季书记一个人对着一碟咸萝卜干可怜巴巴地用餐。看到此,小赵便不再多言,自回睡去了。临睡前他也许想不到,刚才那牵骒马的小伙子,此时此刻与他那极其悲伤的母亲,正行走在黑夜的山道上,更加地可怜。

随机为您推荐
热门文章
文章排行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"你在现实中看到共产主义了吗?"许恒忠讥消地问。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,赤小豆粟米须生鱼汤网?? sitemap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