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环环,我的好孩子! 所余华、涵、晴三妃

发表于 2019-10-27 06:04 来源:赤小豆粟米须生鱼汤网

  皇帝并不好色,环环,我的好孩中宫虽虚,环环,我的好孩后宫中亦不过封敕四妃。皇贵妃慕氏已薨,所余华、涵、晴三妃。涵妃昨日被遣,晴妃病重留在宫中,并未随扈来上苑,所以豫亲王以为是华妃在内,有所不便。

佳期替自己斟上一杯酒,环环,我的好孩徐时峰倒仿佛是自嘲:“瞧瞧我,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呢。”佳期听到脚步声,环环,我的好孩以为是阮正东,头也没回地说:“大懒虫可算起来了,自己的狗都不管——把大毛巾给我。”

  环环,我的好孩子!

佳期听她这样说,环环,我的好孩如果推辞倒怕江西见怪。于是江西就将鞋拿下来,让她一试,倒是恰到好处,不大不小。佳期听着耳熟,环环,我的好孩后来想起依稀是范柳原。白流苏擅长是低头,粉颈低垂,听着就风情万种,默默如诉,而她却只是呆若木鸡,听着就大煞风景。佳期停了一停,环环,我的好孩才问:“安琪还没有消息?”

  环环,我的好孩子!

佳期痛悔交加。如果不是她,环环,我的好孩如果不是她犹豫了那么一天,也许事情就不会发生,这一切都是她的错。佳期突然觉得头痛,环环,我的好孩眼睛也发胀,端起红茶喝了一口,太烫,将舌尖烫了,总之是手足无措,仿佛是撞了邪。

  环环,我的好孩子!

环环,我的好孩佳期完全没有意料到:“他有工资?”

佳期完全忘记自己曾说过那样一句话,环环,我的好孩只记得那天晚上有很大的风,环环,我的好孩深秋的夜很冷很冷,走在校园的林阴道上,跟孟和平有一句没一句地东扯西拉。学校的路灯永远有一半是坏掉的,隔很远才能看到一点橘红色的光,像是夜的眼睛,温暖而宁馨。后来他问:“你冷不冷?”不等她回答,就将自己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。衣服还带着他的体温,淡淡的陌生气息,沾染着酒的芬芳。她两手笼在长长大大的袖子里,像一个小孩穿了大人的衣服,可是有一种奇异的熨帖。抓绒衬里柔软如斯,也许真的是喝高了,并不是身体上的暖,那点暖洋洋的感觉仿佛是在胸口,一丝一丝渗进去。店员说:环环,我的好孩“我们记得您是穿七号的呀,不过我叫他们再拿小一码的来给您试试。”

店员小姐只是好脾气地笑:环环,我的好孩“阮小姐一直知道我们的规矩,环环,我的好孩这是明年春季的新款,刚刚上架,所以只能九五折,您有白金卡才可以有这个价格呢,您是知道的,要不是我们会员的话都是原价,连九九折都没有。”殿内静到了极处,环环,我的好孩销金大鼎里焚的百合香,环环,我的好孩幽蓝的烟缕丝丝笔直。乌纱折上巾,盘领、窄袖、前后及两肩绣有金盘龙纹样,既然跪在那里,衣摆依旧整肃铺开,这是皇帝燕常家居的服冠。在晦暗的光线里,仍能看出簇花团龙夹绣的金线,令人微微有些眩晕,有风吹入殿内,重重的帘幕仿佛被无形的巨手拂过,微微鼓起似帆。我知道自己此刻样子一定可怕极了,嘴唇发涩,牙齿一颗颗全是酸的。我的声音也是涩得可怕: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殿内阴凉如水,环环,我的好孩唯闻冰融之声,环环,我的好孩隔不久便“嘀嗒”一响,像是数盏铜漏,却参差不齐。如霜似是无知无觉,翻身又睡,皇帝说:“我昨日去见华妃,是因为皇长子生病,所以让她去看看。不过说了几句话,连她殿中的一盏茶都没吃,立时就回来了。你这样莫明其妙的与我闹脾气,也太不懂事了。”如霜伏在那里一动未动,只道:“你现在就去懂事的人那里,不就成了。”皇帝岔开话道:“别睡了,起来吃葡萄吧。”如霜半晌不答话,皇帝自己拈了颗,剥去薄皮,放入口中:“唔,好甜,你不起来尝尝么?”如霜斜睨了他一眼,忽然仰起脸来,皇帝只觉兰香馥郁直沁入鼻端,她一双温软的双臂已经揽在自己颈中,唇上馨香温软,辗转间唇齿相依,皇帝只觉得呼吸一窒,唯觉她樱唇柔美嫩滑,似是整个人便要在自己唇下融化开去,难舍难离,不过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她却已经放开手去,趿鞋下榻,走到镜前去理一理鬓发,若无其事的回头嫣然一笑,道:“倒真是甜。”殿外不知何时起了风,环环,我的好孩吹得他宽大的衣袂飘飘如举。

随机为您推荐
热门文章
文章排行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环环,我的好孩子! 所余华、涵、晴三妃,赤小豆粟米须生鱼汤网?? sitemap

回顶部